宝鸡 [ 切换 ]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车新闻 > 宝鸡学车新闻 > 宝鸡驾培头条 >正文

酸甜苦辣学车记

学车热线:400 092 9988

15:50

24/11

2010

来源
好教练新闻网
阅读
2188

关注

学车咨询二维码
学车对于我这个胆小的家庭主妇兼小白领来说,一直是遥不可及的事。可经不住老公将烤鸭说得会飞的本事(他自己不去学,却怂恿我去冒险,不厚道),我决定学车,消息一发出后,老妈在电话里就跟我打退堂鼓了:“你小时候学单车都撞得头破血流,最终也只敢在操场转几圈,你这素质还敢学车!”那些了解我的同学也纷纷发来短信打击我:你太疯狂了,你胆也太大了吧。

  从2007年11月在驾校报名起,直到2008年11月拿到驾照本本,在这整整一年断断续续的学车时间里,体验着酸甜苦辣,特此将我学车的心路历程写出来,与正在学车或即将要学车的朋友们共勉。

  一

  早就听说十个教练有十一个是骂人的,所以在交报名费前,我就对着那个长得酷似林子祥的准教练说:“如果你骂人我可就不学了。”教练一边数钱一边说:“放心,我是脾气最好的教练。”

  办完报名手续后,教练发给我一本书和一张光盘,嘱咐我背完1300道题,等通知去笔试,回家后就让书和光盘睡大觉去了。后来,单位一个小年轻去考笔试被挂了,一出考场发短信提醒我抓紧看书,我这才意识到忽视不得,拿出书来操练,看到眼花都没记住几个。最后改变策略,打开光盘做模拟题,可能是电脑用熟了,看书不入脑,反而对着电脑更容易记住。

  考试那天,教练带着我们四人直奔岑村车管所考笔试,除我外其余三个都是医学院的学生,其中一女孩娇滴滴地问教练:“我都快毕业了,能学会吗?”

  教练指着我说:“你看她,还不是照样学,放心能学会的。”

  我巨愤怒,不惜伤害我的自尊来安慰小美女,不就是三十多岁嘛。更让我气愤的是,旁边有一学员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教练的托似的,被人伤害后还要被人误解,我气啊!

  考试前要看一段警示录像,播放全国大型的交通事故,看着那些凄惨的事故现场,我双腿发虚、背后发凉,心里像挂了个大石头,本来学车底气不足,被这么一下马威,心里更虚了。

  进到考场后,不到半小时就做完题了,闭着眼睛交卷一看,94分,通过!(还多了4分呢)。最后教练一清点,三个通过,那个小美女挂了,真解气啊,终于教练对我这个老学员也刮目相看了。

  回家的路上,没有阳光的天气我却有着阳光般的心情。

  二

  开始上车了,教练跟我们说:“学车嘛,十个男的里面有七个是一学就会,另三个是笨,学得慢。十个女的里面呢只有三个是聪明的,可以一次通过,另七个是笨,学得也慢。”我想我定是那七个里边的一个,不过我相信笨鸟先飞。

  电子桩也叫蝴蝶桩,要经过入库—移库—出库—再入库—再出库的过程。教练在教了若干个看点及操作方法后,就将我们扔在车场自己练,安排一个教练助手看着。刚开始时我不仅入不了库,还将杆撞得跟风中的芦苇似的乱飞,吓得那个教练助手每到车一靠近杆,就主动把杆子拉开,其实他是怕我撞断了那根杆。尽管我学得很烂,不过总算有个垫底的,跟我一起练的还有一个已年过半世纪的大妈级学员,她不仅撞杆,一天至少有一两次要教练帮她把车从沟里开出来,我庆幸的是我还没有把车倒到沟里去的记录。

  为此我跟那个大妈级学员成了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每次练车时我都会约上她。整个练桩期间,我在家进门出门都有倒着走的冲动。

  为了节省汽油,教练尽量地减短练车时间,在我和大妈级学员还没摸着北的情况下,就要去桩考了。出门前,女儿“鼓励”我说:“妈妈,如果你考试通过了就给我买巧克力,如果没考过,我就不吃巧克力了。”

  第一次桩考两次机会,因为紧张,再加上那个电子语音叫得我心慌慌,第一次入库就压线,第二次移库时压线。NOPASS,用我妈的话说,不能通过是正常,能通过就是意外。

  经过近两个月的等候后,教练又安排我在补考前练了几次,本以为有八成把握的,结果因为平时练的是捷达,考试时教练将车换成奇瑞,看点位不准,一次压线,一次撞杆,错误全齐了。又要补考,旁边一位刚考过的大姐安慰说:“你才考两次,我这都是第七考了。”

  我听得都绝望了,三个月没敢去想练车的事。后来在教练的开解下,还是坚强地踏上了第三次考桩之路。这次全部换上了考场的新捷达,看点是不会出错了。在我前面考试的是医学院的老师,她第一次考桩就PASS了,如果我再考不过,老脸往哪搁啊。

  由于久经考场镇静多了,考桩又没有时间限制,每完成一步我就停下来想清楚了再操作下一步,教练在考场外着急地说:“你老倒是动作麻利点啊,这么长时间人家孩子都生出来了。”管他呢,慢工出细活嘛。可到最后一次入库时看点出了偏差,估计继续倒车会撞杆了,我停了车准备放弃,看到考场外的教练使劲朝我做倒车的手势。于是壮起胆以蚁行之速继续倒车,结果倒车镜与杆擦肩而过,由于没有碰响,电子语音也没有发出错误提示。当我把车开出来后听到电子语音说:“考试合格,请退出考场。”当时我真有点范进中举的感觉。

  出了考场,我才发现所有待考的学员都在关注着我考试的桩位,他们的目光一致告诉我:太惊险了。教练笑着冲我说:“紧张得我快爆血管了!”不知道他是批评还是表扬。

  三考才通过,我自我安慰着:总算没有刷新那位七考才通过的大姐的纪录,总算不会被教练列入反面教材了,终于可以给女儿买巧克力了。

  三

  一个多月后,又要准备考九选三了。

  教练不厚道,平时从来不让去练车,等考试前逮去练车场魔鬼式训练几天后就赶进考场,是骡是马自己遛好了,反正补考费学员自己出。

  九选三就是九项中只选三项考试,但平时每项都要练,根据教练的经验,我们要练直角拐弯、靠边停车、过沙井盖、过单边桥、斜坡起步,其实是五选三。前面两项容易,关键是后三项,难度太大,在我看来,跟玩杂技似的。

  连续练了三天的沙井盖,没有一次能安全通过的,每次要过的六个沙井盖不是前轮碾着过就是后轮碾着过,反正就是没有一个沙井盖能逃过我的“毒手”,教练“表扬”我说:“你的命中率是我自开驾校以来最高的!”完了,这次真的成反面教材了,正当我在享受教练的“表扬”时,车头亲吻了练车场边上出租屋的外墙,我赶紧停车等候教练发落,发怒的“林子祥”一副孺子不可教地说:“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没想到才小学文化程度的教练还这么有才呢。

  练单边桥时难度更大,反正是前轮上桥了,后轮肯定会掉下来,左边桥还可以上去一半,更绝的是上右边桥时车轮连桥边都没挨着。教练怀疑我视力有问题,还帮我调整了点位,结果两个单边桥的边都挨不着了,双桥在车底下安然穿过,气急败坏的教练说:“蠢得像猪!”

  考试前一天,教练把我们逮到岑村考场进行实地训练,主练沙井盖和单边桥,教练说这二项选一项的概率为99%。结果在暴风雨中,看着沙井盖前面被画得彩虹般的点位,别说过沙井盖,我连沙井盖在哪都看不清了。练单边桥时,车轮在雨水中连滚带爬了大半天,只有一次歪歪扭扭地上了桥没掉下来的记录。

  这次考试的是三女一男,大妈级学员和一位大姐级学员,再加上我,被教练视为驾校的“三大难”在这次考试中聚齐了。练到天黑后教练拉我们打道回府,车上我们一片茫然,教练说:“明天就看林仔了(那位补考的小伙子,估计他能通过),你们是没什么希望了。”我说明知道没希望,明天不来考试了吧,可不来下次还是要交补考费,唉,考也不是,不考也不是。

  第二天一早赶到考场,主考官确定了考试项目:直角转弯、靠边停车和斜坡起步。老天开眼啊,沙井盖和单边桥不用考,教练说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只有十万分之一,真是蠢人有蠢福,连老天都眷顾我们这三只蠢猪。

  直角转弯和靠边停车我们都一次性通过了,到考斜坡起步时,第一次起步时死火被挂了,好在有第二次机会,第二次在考官低头写字时车起步后有点溜后,不过等考官抬头时我已将车安然开到坡上去了,这次也是通过得有惊无险。结果令教练大跌眼镜,“三大难”全部通过,那位林仔在斜坡起步时两次死火被挂了。林仔红着眼眶说:“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竟然没有把握住啊。”而那大妈级的学员也揉着眼睛说:“这可是我学车以来第一次不用补考,电子桩我都考了六次。”

  之后我们“三大难”请教练狠狠地撮了一顿,连教练的老娘都请来了。

  四

  练一次长途,再加一次路考,驾照就可到手了,虽然胜利在望,可现在还是黎明前的黑暗。

  学车都大半年了,连怎么着车,怎么挂挡都没尝试过。在练长途前几天,教练让我们练了半天挂挡,两个半天路面。反正我又是错误百出,扳不动挡位、油门和离合一起踩、挂错挡……值得小骄傲的是,和大妈级学员练车时,我有三次听了教练左转的指令后没有将车向右开。大妈每次不是打错灯就是转错方向。

  长途练习的终点是连南,四人轮流开车。在空旷的公路上,教练不停地要求加油进挡,当车速达到80公里时我脑子一片空白,挂三挡拐到五挡去了,减四挡时又拐到二挡去了,方向盘也把不稳,忽左忽右,一路上教练不仅要脚把着副刹,左手还要帮我把着方向盘,否则冲到公路外的水田里去,那可不是一般的危险。教练还是要求加速,车速达到了110公里,这哪是开车啊,感觉跟开飞机似的。

  因方向盘把不稳,教练说我走的是蛇形路。那位大妈更疯狂,如脱缰的野马,三次冲进了路边的水田里,两次钻到菜地去了,中途还修了一次车,气得教练吹胡子瞪眼,不发脾气就会憋坏身体,遇上这么几个呕血的学员有什么办法。回来的时候,进入市区多车地段,大妈在同一地点连续死火11次,着车后还没起步就死火,真邪门了,教练气得差点把车钥匙拧断,后面堵了足有一个团,喇叭声一片。

  打电话给老公汇报安全到家,老公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说开飞机回来的。

  第一次路考时运气超不好,在我之前是个男学员,他考完后将手刹拉得紧过了头,等我上车准备起步时,手刹怎么也按不下去,旁边的考官还不停地耐心指导,不争气的我在手刹上纠缠了几分钟还是按不下去,结果在考官的帮助下才完成。刚起步还没进入车道,左边冲出一个骑单车的,我没停车也没打方向,考官帮我往右打了方向盘瞪着我说:“要撞到人了,还眼都不带眨一下,多危险,回去好好练,下次再来。”

  第二次路考通过得毫无悬念。

  拿到驾照几个月了,我还是不敢单独将车开上路面。老公去证券所宁愿走路也不敢坐我开的车。有一次同事陪我上了一次路面,从此以后不敢答应第二次了,还开玩笑地对我说:“什么时候你单独开车走哪条路,记得发个短信来,我好避呀……”

  过来人都说,别无他法,就一个字:练。考试前看的警示录像,那些凄惨的事故现场不时还在我眼前浮现,提醒我———

  不能当一名马路上的四轮杀手!
THE END

我要咨询:
姓名: 手机号码: 点此提交

400 092 9988

好教练网学车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