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 [ 切换 ]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车新闻 > 百色学车新闻 > 百色驾培头条 >正文

驾校学车故事

学车热线:400 092 9988

12:09

26/11

2010

来源
好教练新闻网
阅读
2502

关注

学车咨询二维码
同一期学员中,有来自各行各业三教九流的人,平时训练之余,我们会在一起漫无边际地聊天,也是通过聊天,让我感受到好多人不同的人生,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得意,或悲伤,但都是“真我的人生”。我想以各种文学体裁来比喻这些可爱的驾校学员,记录我的兄弟姐妹们。

故事一、山药蛋派小说

安是个隆林来的大妹子,她是个返乡农民工。从衣着看她真的好纯朴,看起来很容易骗的那种,难怪经常听说有农民工被拖欠工资。不过,安还算运气好,隆林县有专门的财政资助让他们来学车。听她说,考C1驾照的只需要交900元,每天还得到15元的伙食补助,据说将来考得驾照回去县里还奖给他们每人五百元。像安这样的农民工,也许在外讨生活时吃了不少苦,也深知人情冷暖,家乡的这个做法想必让她觉得还是家乡人最亲吧。安训练很刻苦,练倒桩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是她第一个来排队等候,有好些学员把练车卡给她帮拿,叫她帮排队,她都乐意做,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好人。安也是在31日那天考的科目二,不过她考完便急匆匆地回老家了,晚上我们喝庆功酒时没见她。很多人以为她想省钱,其实不然,她是“抛夫别子”来学车的,昨天她的家人打电话来说她那八岁的小孩因为偷东西被学校开除,所以急着回去处理这事了。临走时还有位大姐安慰她说没事的,义务教育阶段不能说开除就开除,可能是老师想吓唬小孩而已了。后来,她一周以后回来去练路考,再问她这事,她说没事,小孩回到学校了。由于安考交规比较迟,我4月16考路考的时候她还没得考。想必后来她应该很顺利考过吧,我们也祝福她回到县里还能领到那五百元奖金。

故事二、荒诞剧

上世纪的第一部荒诞剧《等待戈多》,说的是有两个家伙每天都去等一个叫戈多的人,但每天傍晚都有人来告诉他们说“戈多不来了”,天天如此,而他们就在无聊的等待过程中不断地做些无聊的事儿来打发时间,没想到这样的荒诞剧居然吸引了大量的观众。我们这期学员中,就有这么一位只能以“荒诞”来解释的人物。他是某文化部门的一个才子,他来学倒桩时比我晚几天,但他学得快,又善于总结,没几天便成大师了。本来他也要参加31日的桩考的,但是因为他考交规迟,只能推到4月中旬,不过他对自己倒是很有信心,当我去练路考的时候,他也跟着我们一起去了两天,按他的计划,那是几天之内要把两个科目都考过。我觉得他也有这个能力,看他路训挺好的。14日那天,他们去桩考,不过,偏偏就是他没考过,据说是因为他两次考试都碰上有麻雀落到电子杆上,系统便“铁面无私”地将他判处“不合格”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以他的车技,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两天后的路考,他也便不能参加,所以他只能再等一个月了。不过,当我去驾校溜跶的时候,却见他又认认真真地在排队练车了,旁边还不时有新学员喊他“大师,过来指点指点。”如果他下次考试又碰上这种“鸟事”,不知道这么荒诞的等待要进行到啥时候哦。

故事三、家庭室内剧

我这次去练车,有好多个是一家人同时来练的。我和我的爱人就是其中之一。有一家是夫妇俩加一个弟媳。还有两对姐妹简直是活宝。其中一对,姐姐很矜持,妹妹却活泼好动,那个做妹的似乎永远是整个练车场里最忙的人,她总是提肩握拳不停地跑来跑去,帮别人订快餐、帮别人主持正义、替别人出谋划策,总之她永远也忙不过来,走对她来讲都是在浪费时间,所以她不管去哪都是一路小跑。每次应该说“好”表示肯定或赞许时,她总是说“OK咧Y”,引得大家纷纷学着她说话。后来她测试时老是弄歪了,可能意识到“OK咧Y”中有个“歪”音不吉利,于是她改口为“OK咧不歪”,你还别说,这以后她就很少出错了,不歪了,哈哈,活宝。她姐很矜持、稳重,也很端庄,算得上美丽大方,不过表现不如妹妹出彩。另外一对姐妹,看起来年纪相差挺大的,小的那个还像姑娘,大的那位小孩都上大学了,也许这两位更像活宝,那天考桩的时候,她们叫了已退休的父亲去陪考,她们的父亲看起来是多数学车的小伙子心目中的理想岳父,很慈祥,小女儿长得也水灵,偏生他以前又是当交警的,跟那几位主考官很熟,还据说其中一位主考官就是她们的表哥。那天我们看到这位“理想岳父”穿着80年代初以前的白色警服来到考场“压阵”,说实话,我当时想如果我能沾两姐妹她们父亲的恩泽,不用考也能通过考试那就真他妈地爽啊。不过,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多么的天真,原来她们的父亲进去跟主考官说了些事,其实只是要求让他的两个宝贝女儿先考而已,她们上去考的时候,是插到田阳那个驾校的学员里去跟他们一起考的,其中大姐第一次没考过,补考时通过了,也许她们的父亲即便不来这里,凭她们的车技,应该都能考得过的,不过有时她们也只是想求得心里放松而已吧。路考的时候,我又有幸和这两姐妹一起去考,她们的父亲又到现场看她们考,是开着一辆外观“很流线型”的车去的,我没注意看是什么牌。当然,她们又都很镇静自若地考过了。还有个小姑娘,每天来练车的时候都是由母亲陪着来的,据她妈妈说,做妈的其实已经开了二十年的车了,只是小姑娘不愿意开车,所以要逼她来学,而她也是每次都要妈妈陪着才愿意来,看她的年纪也就二十出头,在场的女学员老是向广大未婚的男学员介绍她,都说她是个很清纯的女孩,现在这样的女孩不多了云云。由于这小姑娘来得不太勤快,我们同期的几乎都考完了,还没见她考桩。

故事四、创业励志小说

有位“人比相片帅”的小伙子,去年刚刚大学毕业,因为还没找到相对稳定的工作,所以想来学车,希望获得驾照以后能有更多的门路谋生,他的计划是考得证以后,就买个二手小面包车,专门帮屠宰场给各酒店送猪肉。小伙子是来宾人,挺帅气的,也很阳光,他自告奋勇当了我们的班长,班长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发布各种通知和收取各种费用,他做得真是井井有条,连我爱人都说将来谁要是嫁给这种人啊,什么都不用愁。他后来和我同一天去考桩,但他两天后就又考路了,而且都很顺利,不知道现在他去送猪肉了没有,但愿他有个好前途。同学中有个德保女孩,我们都叫她阿珍,主要是学《少林足球》中的那个守门员叫的:“喂,阿珍啊,这么多年了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我爱你”,电话那头原本还骂“你这死鬼”的阿珍立即呆立半天……阿珍跟电影里那个八婆不一样,她06年才大学毕业,是那种自主创业的典型、模范,据同学中一位最年长的某“主任”说,阿珍原先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等轻车熟路后就自己到外面租门面也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现在已经买了房子车子,还买了一间铺面,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啊,每次练车,感觉她的电话从来不停过,也许业务真的太忙。不过,她看起来好像不像自己当老板,怎么看都像是普通的打工妹。她说,她父亲也正在学车,但是不好意思跟她作同学,所以报了别的驾校了。记得那天晚上练倒桩时我第一次看到阿珍的时候,我听她打电话的内容以为她是个小公务员,当时就想这妹子要是跟那来宾小伙子,倒是挺般配的。不过,有一天我带小孩去路训,正好跟阿珍一起,她跟我的小孩玩得来,回来时那位教练居然问我们:“你们俩是一家人?”呵呵,太抬举我了。

故事五、谴责小说

“犀利的不是哥,是哥钱袋的厚度。”

这是我们在路训时看到一位流浪汉时我想说的话。

我去路训的时候,几乎每次都拿着相机,拍风景或是拍世态,有一天拍到一位流浪汉,当时他正扛着一个布袋,撑着拐杖一瘸一瘸地走在路边,我原本只是拍后边的车的,没想到居然看到这么一位犀利哥,我迅速地拍了几张,打算回去以后当晚马上发到论坛上,也许会有另一个犀利哥的故事再演绎。当我们的车返回时,在一个坡上又看到他,我还特意下车跟着他偷偷拍了几张,他的神态都已经拍得很清楚了,原以为明天他就成为名人呢。不过,我再回到车上时,经常在这条路上开车的教练说,这个犀利哥是他的友仔,多年来都是到山顶那个垃圾场捡破烂为生的,前些年捡得多一些,据说有一年的收入达12万,等于月薪1万元了,比我们这些“有正当职业”的活得滋润多了,只是近来年事已高,加上腿脚不太灵便了,山脚下的垃圾处理厂业已建成,不能再自由捡破烂了,现在你看到了他的落破形象,其实他先前比我等阔多了。同车的人都不禁对他的友仔产生了仰慕之情,我以前写过一篇《犀利的不是哥,是哥背后的扯淡》,现在,眼前的这位“友仔哥”,他也曾犀利过,且犀利的是他的钱袋,曾经很厚的钱袋。记得靖西县城北面那个叫“叫爱”的隘口,以前也是堆放垃圾的,每次路过,都看到有很多犀利哥优雅姐在那里寻找宝藏,正是“门庭若市”啊,现在没有了,也不知道这些人又去哪里讨生活。当年百色城西山顶上(今高速路穿过)的垃圾场,想必也曾养活了不少“天天到此一游”的犀利哥优雅姐吧?

故事六、回忆录

甫是一位挺清秀的小伙子,当年读高中的时候常穿一件18号德国克林斯曼的球衣,我不上他那班,但常一起踢球,当时见他挺帅的,我就叫他“班草”。甫的人缘很好,到哪都很受欢迎,他现在在城内某大公司打工,车已经开熟了,现在想来考本驾照。平时练车时我和他之间少不了要谈些以前他读书的破事儿,不过,每次看到他,我想得更多的其实是他那漂亮的姐姐,呵呵。也正因此,我想到了“回忆录”这种文体,但回忆的却不是他,而是当年他姐的一些事儿。

2002年的那个春天,我当时还在县里,县财政局和教育局合伙开了一所成人高考辅导学校,他们请我去上课,都是在晚上上的课。我原本不太想上,就先看看再定,上了第一节课后,发现那个班只有两个男生,三十多个女生,其中有位女生很漂亮,而且田东女孩很少长得像她这般白净的,她上课挺认真的,我觉得每次上课看到她心里都很舒畅,于是决定上下去。当年成人高考高中起点的考五个科目,五个科目刚好每晚一科就够一周了(周末不上课),两个月的时间我大约给他们上了七个晚上的课,最后一次课那时他们要求“划重点”,我就按前几年的规律,把复习用书上的练习的答案找出来作为重点划给他们看。5月22日考完以后,我找那题目看了一下,天啊,我划的所谓“重点”一题都不中,我那时总共获得400元的课酬,自己觉得受之有愧,此后两个月都不敢在田东街上逛。不过当我徜徉于百色街头的时候,有一次在那毕桥头看到成高补习班里最美的那位美女,她毕恭毕敬地叫我“老师好”,我虽然不敢对她有任何想法,但能在人海中与这么一位美女攀上关系,那真是提高了档次啊。两年后,在一次家长会前,我所做班主任的那个班的隔壁班,来了一位看起来超凡脱俗的女孩,估计是哪个学生的姐姐吧,妈妈不可能这般年轻,我正想着,她却过来跟我打招呼了,并说她以前在田东,我上过她的课,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位美女,也就是“班草”的姐姐了。哈哈,只能叹这世界太小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当年我上你们的课真是误人子弟啊,我猜题一个都不中。她说:没有吧?你猜的作文不是中了吗?连题目都一样。天啊,她竟然把我记成是语文老师了。我不敢再吭声,如果她“记得”我猜中了作文题,那我真应该谢天谢地谢亚龙了。

这些天我向班草打听了一下他姐的情况,他说她现在结婚了,跟她先生一起在市区开了个田东特产店,几乎每天都在田东百色间开车跑一个来回,看来生意挺好的。正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故事七、诗词曲赋

我刚去练倒桩的时候,正好百色论坛上有一个叫“方小萍”的女豆发了一篇《**驾校学车记》的帖子,她说她在26日考的交规,我选择这个时候去学车,也是想认识这位“方小萍”,虽然知道网络论坛上的ID都是假名,当不得真的,但兴许她取这样一个ID真的就跟姓名有联系呢。不过,我几乎把那些女学员的真姓名都看完了,姓方的不叫小萍,叫萍的不姓方,问了几个,没人承认自己就是方小萍,算了,都保持神秘吧,不过她可能知道那个猥琐的人渣就是马特首。

同一期学员中有两个叫萍的,都比较漂亮,不知道前些日子从哪部电视剧上看到过有人形容女孩子时说“美得像一首诗”,想必这两位也可以这么形容了。两个萍中圆脸的那位来练车倒是很勤快,瓜子脸的那位少见一些,每天晚上9:30教练就要来收车,我们大家一致公认圆脸萍说话最撩人,人也更漂亮些,于是就叫她去教练面前磨话,往往教练会允许我们练到10点半,美女的功劳不小啊。不过有三个晚上碰上个很原则的教练值班,他竟然不愿与美女多说话,时间一到就收车了。

像宋词的女孩,有两个,名里都带“丽”字,不过她们工作忙,来得少,我对之印象不深。

我这里说的曲,自然是借元曲来说明某位演啥像啥的女士了。我尊称她为“超姐”,她看着年轻,其实小孩已经上高三了,而且在我以前曾教过的一个班里,不过她说从未参加过小孩的家长会,所以之前并未认识我。超姐是个很矜持但外观看起来颇为江湖的奇女子,我原以为她是个右江医学院的老师,但后来她说不是,她练移库的时间比我早,本来要参加3月11日的桩考的,但因为报名时交规考试尚不满20日,所以被推至31日和我同一批考。测试的时候,超姐每次都通过,车技很好啊,但每次看她等待练车时,怎么看都像个弱女子,一点也不张扬。到了桩考通过的那天,当晚庆功会上,她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状,摇身一变成了女中豪杰,她猜码把同期的所有男学员杀了个遍!太厉害了。

“赋”是同一批学员中令我崇敬的两位大姐。她们都来自同一单位,之所以给她们用上“赋”,主要是从时间上看,汉赋要比唐诗宋词元曲都早,她们的孩子也都上了大学,她们是前一个“十年代”的传统美女。其中一位爱穿红色上衣,看相片像郑少秋,我称她“女版秋官”,当我说我为了拍百色城几乎把附近的山头都爬遍了时,她说她先生也是这样的人,不过他爬的主要是城内的建筑,包括水塔,不过人家是工作需要,而我则是业余爱好。我主动“请”她转告她先生,什么时候想要我的相片就发个Q号过来,咱们网上联系,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这“猪头”还未收到索要相片的Q友的短信。另一位,我想到一个自创的成语来形容:美得其所!从见到她的第一次起,我感觉就像被她的雍容华贵镇住了,一开始都不敢“攀龙附凤”地跟她说话,是后来她向我请教怎样把车停在最合适的位置时我才敢跟她说上话的。假如,只是假如,她这样的可爱人儿跟我这种三脚猫诗人同一个时代,也许我会为她写上一首“致***”的诗,里边打算用上这么两句:“梦里西湖见百次,前身疑是綄纱人”。为什么叫“美得其所”,那是因为她的美是辛辛苦苦“惯”出来的,五官生得好,个子高挑,这是她的先天优势,但一个脸蛋美丽的人,如果整日里一副松松垮垮的样子恐怕也美不到哪去,而她总是把什么都做得端庄大方,她绝不以任何哪怕是纳米级的颓废展示给这个世界,我想任何人要修炼到她这个境界一定得付出许多艰辛和时间,能做到这样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也正缘于对她辛苦付出的体谅,每次去练车,我们男学员总是很知趣地将车头的好位置让给她坐。对于一个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无限美感的人,世界应该给她最好的回报。这位美女大姐练车也挺勤的,最后科目二和科目三的考试都顺利地通过了。庆功宴上我对她提了个小小的要求:以后见面我跟你打招呼,你要记得应我哦。
THE END

我要咨询:
姓名: 手机号码: 点此提交